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农业机械

印刷生产成本估算面面观直接成本法

2021-08-19 来源:青海农业机械网

印刷生产成本估算面面观——直接成本法

编者按:作为核算印刷工价的传统工具,包含所有固定花费和间接花费的每小时预估成本(budgeted hourly rates,简称BHR)能测算出生产中各个部分的各种花费。BHR在静态价格体系中基本没什么问题,但在动态经济模式下,特别是数字印刷中,确实存在很大的问题。这些问题将对印刷企业的生存和发展产生不良的影响。我们应该去了解这些问题,并努力去找到解决的方法。

数字印刷的发展

如果说BHR在传统印刷中几乎没有不稳定因素的话,那么它在数字印刷中的表现就不能让人满意了。数字印刷企业与传统印刷公司有两个主要的不同。第一,生产时长大大缩短——数字印刷起印数可能只有一百多。第二,在数字印刷中,印刷内容的变更相比于传统印刷来说更是极大的缩短了生产时间。这些不同将BHR带入了一个尴尬(错误百出)的境地。

对胶印来说,BHR对印刷机或者对准备工作来说是必需的。如果一个活件包含许多个书帖,那么每个书帖都需要不同的至少对准备工作来说。当然,数字印刷机仅需要一个至少对准备工作来说,因为它不需要印版,所有工作只用印刷机完成。

生产时长取决于生产效率。至少对准备工作来说BHR假设生产效率固定在一个平均值上,基本在75%或85%左右。这种假设不适用于短版印刷。设备利用率直接取决于更换产品所需的时间。当平均转版时间长时利用率变化就缓慢,而在这种快速转版产品的数字印刷领域变化就特别快。因为转版时间与生产时长密切相关,因此印刷设备利用率和生产效率都跟着平均生产时长的变化而变化。因此BHR通常在短版印件的即时花费方面产生误差。

对一个单独的短版印件的花费估算,生产效率可适当的调整以避免这个问题。但是如果一个固定的BHR一旦成为印量与花费关系计算的基础,那么结果是除了与假设生产效率相一致的时长计算正确外,其它所有的生产时长计算都有严重的错误。

业务花费

BHR用于印量与花费关系计算或数字印刷与传统印刷比较时,另一个问题就出现了。BHR想要计算出所有的间接花费,这包括销售、订单、材料和部件清单,生产周期和跟踪以及一般的行政管理等。这些功能的每一项都包含了与外部生产中心、供应商、客户或最终客户的业务关系。企业工作流管理系统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减少这些花费,但是并不能完全消除它们。

苹果和桔子

在数量或生产方法常变化的情况下使用BHR的缺陷是显而易见的。除了文中先前提到的基本错误外,BHR对系统错误也有重大影响,并能导致间接花费核算的巨大差错。

例如,一些数字印刷企业计划购买设备时自然会要求数字印刷机供应商提供BHR,但这对于客户已有的胶印生产的BHR来说,客户有一个选择的过程。这种选择就相当于对苹果和桔子的比较,因为客户花费预算的习惯和假设可能与供应商不同。

在确定印刷机的生产时间时经常产生另一些问题。胶印机生产要计算时间、材料和准备工作及开机消耗等花费,而在数字印刷中这些操作却并不重要,这是一个常见的错误。这要求数字印刷机供应商考虑数字印刷机的生产工作的数字文件的准备,忽略那些在印刷车间发生的准备和预开机活动。

实际上,数字印刷机除了能在印刷产品特征(颜色、版面、裁切尺寸和纸张)与胶印机保持一致外,它的试机时间也与那些数字图像胶印机接近。这些非生产性操作是短版印刷成本的主要组成部分。

其它的直接花费

因为BHR在分析印量与花费的关系时产生了错误结果,也在盈利和资金流通计划方面出错,所以对于以上的生产情况必须采用不同的计算方法。

在其它的行业中,直接成本法比吸收成本法更加适用于内部管理,这种计算叫做贡献法(contribution approach)。作为代替计算销售毛利润的方法,贡献收入法计算出的是贡献利润,它相当于净销售额减去所有的生产、销售和行政花费所得到的数值。这种方法能够解决BHR所不能解决的问题。

尽管贡献法比吸收法有了改善和提高,但它并不包含所有的相关花费。但不管怎样,像BHR那样将无关的间接和固定花费都包含在内既无必要也不明智。

在过去的17年里,笔者进行了很多的成本分析,使用过的直接成本法包含下列不同的花费:

直接印刷材料;

直接生产工资、包括工资税和利润;

直接后勤保障;

各种维护花费和维修费;(如果没有维护合同)

直接生产效力;

生产中心也可以分配到对设备的下列固定花费:

设备损坏;

固定合同维护花费。

不管怎样,直接成本法在几个重要方面上都不同BHR。首先,BHR需处理的固定花费仅存在于生产中心,而不是整个公司的所有固定及间接花费。第二,严谨的分配公式是必需的,因为花费并没有分配到不同的计算中心。最后,直接成本法绝对不假设生产率在一些可变的层面是不变的。事实上,生产率在依赖机器运转的一些方面是有变化的,因此,直接成本法能够避免一些吸收法的内在错误。

结论:

既然现在有一些更好的成本和经济分析方法,那么人们为什么还要使用BHR呢?一个原因就是印刷商普遍缺乏对该方法缺陷的清醒认识。大部分印刷商并不是经济专家。他们都依赖于贸易公司和咨询公司。对于他们中的一部分来说,贸易公司在传统印刷的定价上支持BHR。这虽然是个不完美的计算工具,但它能帮助印刷商对可能的工作做出粗略的成本估算。

不幸的是,数字印刷倡导者将BHR变成了市场工具,这就有些勉为其难了。因为管理者并不是会计师,也普遍缺乏操作经验,所以根本不知道如何避免那些缺陷。然而,他们所依赖的那些数字印刷花费预算人员、利润和资金流通模型以及其他经济工具所得的结果可能很吸引人,但却可能不正确。要想让印刷企业意识到BHR除了在一些简单工作中有用外,而在其它应用中都存在缺陷,恐怕还需要一些时间。

信息来源:pack.cn

声明:

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